• 螞蟻也有螞蟻的尊嚴

    posted by @ 2008-08-11 22:03:49

    今天在朱學恒的blog上看到給吳道源警員的一封信(http://blogs.myoops.org/lucifer.php/2008/08/10/policeman3),已經連續幾天都看到了相關更新,這次終于好奇的點進去看了,而內容實在是出乎我的意料。

    文章大意是,吳道源警員是“四日原本輪休,被召回協助偵辦槍械案,下午駕車返回泰安鄉途中,不幸遭直徑約五十公分落石砸中,車毀人亡” ,朱學恒在幾天后發現媒體已經慢慢將其淡忘,還有人將政治立場建于其犧牲之上,非常不滿,想要為其做些什么,于是發起了召集100個人給吳警員的家人寫明信片的活動。這種號召其實在網絡上大大小小的也見過不少,我也從未參與過,但這次,朱學恒的話將我打動了。

    他說…… 

    我是個小人物,我沒辦法改變社會、我沒辦法參與奧運、我也沒辦法改變景氣,讓大家都過好生活、我也不可能關心政策,為民謀福利、我也沒辦法改變媒體。

    小小的人物,有小小的事情可以做。

    要寫一張卡片寄到吳道源警員家裡去。我不太會寫感性的文章,我的字體很像小學生,我當然更不擅長募款。

    是,我至少可以寫一張卡片,告訴他的家人,吳道源警員沒有白白犧牲,他至少給這個社會立下了一個典範,給我們帶來了一個希望,讓我們看到所謂的男子漢,所謂純真善良、盡責的台灣人應該是什麼樣子的。 就算媒體會忘記,社會會忘記,但我們會記得

    ……

    我沒辦法作什麼偉大的事情。但我可以寫完這張卡片,週一的時候把它寄出去。

    可以找我身邊所有認識的朋友來寫卡片,寄給吳道源警員的家人。

    下週,我準備找一天到他家去拜訪,在不打攪他們的狀況下捐一點錢給他們。

    想,我至少應該找到一百個人寄卡片給他。現在,加上我已經有七個人了。

    這有七張,至少還要有九十三張。在那個之前,再寫什麼部落格文章也沒有什麼意義。

    肯定會被拒絕很多次,肯定會有很多人覺得我很白癡。但那一點都不重要。

    這是我可以做的小小的事情。

    這些話讓我非常感動,我也曾感覺過自己的無力,也曾試著去做一些小小的事情。只是我沒有他這樣堅決的信心,和這樣坦然的心情。

    而他的話,讓我更相信,自己是能做些什么的。即使素不相識,即使力量微薄,但也總比冷眼旁觀好。如果我真的感動了,認為有價值,那么為什么不做出來呢?別人的嘲諷,些許的挫折,比起自己想要做的事情,根本什么也算不了。

    所以我馬上行動起來,中午去超市找明信片,沒看到合適的。同去的同事問我買明信片做什么,不擅遮掩隨時找理由的我只好如實交代,告訴他是寄給臺灣殉職警員的,他當時那個大驚失色啊(笑),一直說“我從來沒有認識任何一個蘇州人會這么做的!一個也沒有!”。其實……我也沒有做過啊,但我想從現在開始還不遲吧?還是那個古老的寓言,一個人不可能救出沙灘上所有垂死的小魚,但是,你的幫助,那些小魚在乎……

    于是晚上趁著日語課不上跑去十全街盡頭買選了明信片,中國沒有送卡片的傳統,國外就好多了……各種各樣的卡片都有,五花八門很是漂亮。我在一堆寫著Happy Birthday和I love you的賀卡中辛苦的翻出一張寫著Thank you的卡,晚上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它寫好。因為寄信人是臺灣,所以還特地將所有話先在記事本中用繁體字打出,然后一個個臨摹上去。當時的感想就是——簡化字真是太好了!那些說簡化字體褻瀆中國文化的,都拉出去100遍啊100遍!(最近我好像100遍很上癮= =)光臺灣兩個字就寫得我要死,臺灣人民真是辛苦啊……香港也是一樣。怪不得當時國民政府也有準備簡化漢字,這種羅嗦的寫法實在太不符合現代要求了,敢問世界上通用語里面還有幾個是如此復雜的?韓國的窗花體也沒那么夸張啊!總之……我寫得非常辛苦,而且每個字都比普通情況下更為肥大,變丑了T_T

    按照朱學恒征集的要求,我寫好后拍了照片發給他,順便在這里也發一份啦~

    http://218.108.42.228/hznter/lili/Lili@2008_18.jpg

     http://218.108.42.228/hznter/lili/Lili@2008_19.jpg

    這圖壓得真傷……心疼…… 

    做好了還是很有成就感的XD,明天去郵局寄出去,說來這種奧運的敏感時期,不會不給寄吧=_=。希望一切順利才好。

    小人物也是有小人物的快樂的呀,咔咔咔咔咔咔咔咔! 

    =====備注=====

    信發出去很快就收到了朱學恒的回復,看著他說“感謝你啦!吳夢之!”,心里真的很高興:)

    原來幸福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。